慈善项目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慈善项目

山东莱州住建局量化“孝考” 孝顺与否为提拔依据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4-12-10 9:47:02 点击次数:

【莱州住建局】

推出“孝德支票”五年

作为考核提拔依据

【青州市】

多个“以孝治村”模本已在五百余村推广

“百善孝为先”,10月下旬的深圳公务员打人事件,让人沉思如今社会转型期的常见病道德失范。10月30日,中国伦理学会慈孝文化专业委员会所称“计划通过5年时间培养百万孝子”,更成为坊间的关注热点,争议观点也莫衷一是。

孝道如何培养?我省烟台莱州、潍坊青州的两则“孝道”量化样本,则是政府公权与民间宗族在传统道德上的一次他律实践。莱州住建局给职工发“孝德支票”,并定时抽检,不孝者不予推选或提拔。而青州农村则实行以孝治村,村里为每名子女制定统一杠杠,达不到该孝行标准或表现不好者,将被列入“不孝榜”。

“孝德支票”抽检“孝心”

莱州住建局管起职工“家务事” 将孝顺与否作为提拔依据之一

名列莱州二十四孝贤的张旭军,前一阵拿到局里统一配发的“孝德支票”后,犹豫了一会儿。

如每天将自己孝顺老人的举止列入,恐怕这半张纸大的“支票”不够用。最终,他按照老人赡养的“标准版本”,在“孝德支票”上填写了生活费、看望次数等,并让母亲在上面签字证明。

这张粉红色的“支票”,被其上级单位莱州市住房和规划建设管理局统一收回,或许可能年底还会被抽检。这张“支票”上的数字,届时将被视为评先创优的重要依据。

该局此前文件规定,“对于不敬老人、不爱父母的人员,坚决不予推选和提拔”。

作为公共群体的政府机关事业单位人员,理应在道德上作出表率,这是普遍共持的观点。有社会学专家指出,私德与公德之间虽有联系,但并非对称关系。现代社会中,公共领域和个人生活的分割亦应不可忽视。

众人吃惊

母亲节单位发“孝德支票”

在莱州市住建局的大厅内,张旭军和汪洪君这两名普通人员,皆因入选“二十四孝贤”而名列光荣榜。

更吸引人的,是在该局公示的2010年度部分干部职工赡养父母费用。应赡养老人费用、实际赡养老人费用等,都一一明细,像局长吕春军去年应赡养老人费用1800元,实际向父母和岳父母分别给予了3000元。其中还不乏高者,有人年赡养费用突破了万元。

政工科刘丽英至今还清晰记得,“孝德支票”的首次发放是在2006年5月份的“母亲节”,时为住建局的前身规划建设管理局动议此事,并且下发相关文件,举办了“感恩母亲”的启动仪式。

“当时,局里统一配发了‘孝德支票’,上面分为时间和内容两栏。什么时间给父母买了什么东西、给了多少赡养费,要求在上面一一列清。当时并未规定具体数额,实际上就是孝心的储蓄。”刘丽英说道。

政工科长潘国涛回忆说,“当时很多人有些吃惊。”很多人“吃惊”的原因,是认为当时“单位管起了家内事”。此后,该局还设立了内部网络,向干部职工发送“孝德”短信,一天两条。

记者采访时获知,目前“孝德支票”的覆盖范围是住建局下辖各机关、事业单位的500多名在编人员。

胶东半岛上的烟台莱州,被称“中国长寿之乡”,孝风甚盛。敬老爱老传统悠久,如今莱州每年会组织评选“二十四孝贤”。其实早在2006年,莱州已开推“孝德工程”。当时的莱州规划建设管理局(现为住建局)与机关和下辖事业单位的在编人员,一一签订了赡养老人责任状,并给职工发“孝德支票”,什么时间给父母买了什么东西、给了多少赡养费,要求在上面一一列清。该局规定,推选或提拔干部,要把孝作为必须考察内容之一,对于不敬老人、不爱父母的人员,坚决不予推选和提拔。

“孝考”量化

“每周需看望父母一次”

在2006年10月底,莱州开推“孝德工程”。当时的规划建设管理局与机关和下辖事业单位的在编人员,一一签订了赡养老人责任状。“孝顺”,出现了量化的标准,并延续至今。

比如,每年给父母的生活费,不得少于1500元,每年给父母添一套新衣服;和父母一起居住的,把向阳、宽敞、舒适的房间让给老人住;和父母分住的,要承担取暖、添置家具的费用。

“甚至,每周需要看望一次父母,每月陪父母洗一次澡,也得以规定并要求大家执行。”一位基层职工说道。这些内容,被理解为精神方面的亲情交流。

这样的量化标准出台后,“孝德支票”上的内容变得事无巨细。如已经退休的园林管理处职工丁效东,在支票上这样记述:2006年11月5日,皮鞋一双;11月10日,菜板一块,维修果汁机;12月27日,花生油20斤……

当然,“支票”上还有共同一点,那就是几千元不等的生活费。

政工科长潘国涛对本报记者说,“这些”都是年底评先树优、职称晋升、提拔使用的重要依据。而在该单位提供的一份文件上,记者看到有如下字眼:“推选或提拔干部,要把孝作为必须考察内容之一,对于不敬老人、不爱父母的人员,坚决不予推选和提拔”。

记者调查发现,这样的情形目前并不鲜见。如河北魏县就因“官员升迁须由父母出具德孝证明”而引发讨论,并且获得不少民众的支持。山东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王忠武在调研时,也曾遇到某县规定:不孝不能升迁。

对“孝德支票”执行情况进行监督的责任部门,为该局的政工科。

政工科长潘国涛说:“每个季度或者每年年底,收回‘孝德支票’,而后进行部分抽检。受人力所限,每年的抽检量只能为七八十户。此外,安排下属单位政工部门进行抽检。”

下属园林管理处有130多名正式的在编人员,其中一位负责人说:“会对家境条件不好的人员进行回访,但抽检量并不多,因为家庭状况基本上大家都知道。”

潘国涛对记者表示,自2006年至今,目前该局尚未发现“不孝”之人。刘丽英也表示,此前有一位老人,直接找到了局领导,称在“孝德支票”推出后,孩子回家次数增多,家庭关系大为缓和。

对于很多人来说,“孝德支票”并不能全部证明此人的孝心、孝行。

身为铲车司机的张旭军,父亲去世后他就一力照顾母亲和瘫痪在床的奶奶,白天上班、晚上陪床,现在每天下班后都要骑摩托跑20里路回老家,后被举为全市的孝子模范。

张旭军说:“孝顺是一个人的天性,不可能把全部的(孝行)记在上面,达到要求就行了。”

有人士告诉记者,住建局机关及其下属各单位的干部职工,收入较为稳定,在赡养费用、医疗需要等方面应该不会有太大压力。“孝德支票这种方式,的确也是道德伦理具体考核方式的一种实践,并且提倡了传统道德理念。”

对于“孝德支票”,在当地干出租的小林(化名)对“孝德支票”的第一反应是:是否有点做作?“过去孝道写在心里,如今孝道写在纸上。但即使写在纸上,是否真得有用?在仕途面前,父母是否真得忍心用一张纸毁掉自己的孩子,哪怕是孩子对自己不孝。在家庭冷暴力面前,又能获得多少改善。”小林称,道德应该主要靠自律而非他律发挥作用。


住建局人士称,他们并未遇到过反映“冷暴力”的人员。“我们局里公布有联系电话,如有发生这样的情况,可以随时与局领导取得联系。”

还有人疑问,像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的私德,能否成为社会风气扭转的公德?对此,山东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王忠武对本报记者说:“政府机关人员是一个公共群体,理应在道德理念塑造、行动上做出表率,劝孝有其合理性。私德与公德之间存在联系,但又存在不对称性,像一个对父母百般孝顺的人并不一定能成为好官。在当今社会,在孝的背后还是社会养老保障能力的考验,不能靠一个人的孝来养老。”(记者 孙珂 冀强)(来源:中国新闻网)

上一个:巩义:创建“孝心示范村”弘扬孝道好传统
下一个:南昌SOS儿童村亲情故事:“妈妈”21年抚养21个孩子

慈孝救助

..更多

这么多年,留守儿童总是我们心中最深的痛。近年来,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对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日益关注和重视。20<详情查看>

王子惠为婴儿做紧急处理。  8月15日晚8时许,一产妇在朝阳区悠唐购物中心的卫生间里产下一名婴儿,情况十分<详情查看>

Copyright 2001—2012 www.fotoc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祖德慈孝网 版权所有 公安机关备案号:13010302000020